欢迎我们Cyber Republic的流量成长营销团队

Kaia Myers-Stewart

背景

我的名字是Kaia,来自加拿大卡尔加里的产品管理和通讯专家。在搬到澳大利亚之前,我在渥太华大学攻读了心理学艺术学士,专攻神经与认知科学。我知道这不是一个传统的选择——但因无法在艺术和科学之间抉择,只好选择了两者!在大学期间,我在一个致力于探索各种人工神经网络模型的实验室中担任研究员。在那里,我认识到技术作为一种工具,可以通过创新的方式解决社会问题。

在2015年搬到墨尔本之后,我幸运地进入科技创业领域继续我的技术创新之旅。在那里我在一家名为TDS (The Design Studio)小型软件开发公司,负责几个项目的营销和产品管理方面的工作。在那段时间里,我见证了一个激动人心的过程:一个四人团队(在另一家公司办公空间昏暗的房间里)变成了一家拥有近100名员工的跨过公司,为欧洲、北美和亚洲的高度知名客户的项目服务。接着,我决定回到到中小企业创业环境中,并在过去一年在一家社交企业担任通讯和项目经理,这家公司旨在通过技术、企业家精神和以人为本的设计来重塑教育。

初识区块链

我与区块链的第一次接触发生在大约2年前,当时我就在以上陈述的软件开发初创公司担任产品经理。我们正在为负责任商业联盟(Responsible Business Alliance,由世界上一些最大的科技,汽车和航空公司组成)的成员建立供应链尽职调查管理平台,最终我们还负责增加一个chain-to-custody跟踪解决方案平台。这时我开始了对区块链的探索,也开启一段精彩的旅程。无论是身为产品经理,还是后来成为墨尔本区块链聚会中的活跃社区成员,我始终围绕区块链技术进行概念和讨论,使每个领域的利益相关者更容易理解此科技, 并顾及到他们认为有价值的发展目标和机会。对我而言,当你向人们展示解决方案如何能满足他们的个人需求时,你的意见就开始被采纳了。在你学会询问出这些需求到底是什么之前,你永远不能假设自己已经理解了。更重要的是,你需要知道如何用他们的“语言”来有效地确定他们的要求,而我发现目前有许多区块链社区中“多语种”社群之间出现了巨大的差异!

为什么我对亦来云感到兴奋

亦来云是我在区块链驱动技术的“拓荒”领域中遇到的第一个项目。我觉得它为过去25年来全球采用万维网而带来的诸多挑战提供了一个完整的解决方案。它承认一个安全、机会均等和集体拥有的互联网单凭区块链技术是不可能实现的。最近,我有机会与陈榕谈论他对亦来云的看法,以及他离开微软后过去18年的工作。这次谈话让我看到了这样的一个事实:尽管区块链在解决我们的个人数据目前所面临的双花问题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但它也只不过是亦来云编织的新型智能万维网框架(以及支持它的操作系统)中一根线头。我很荣幸地看到这项愿景前进的方向,并成为其中一员来建设Cyber Republic,发挥它的潜力!

为什么我对Cyber Republic特别感兴趣

最近,我和我的五名团队成员在联合国赞助的全球创新实验室UNLEASH上为人工智能驱动的协作工具(Bridg•it)赢得了金奖。该实验室汇集了1000名年轻人聚集探讨2030年前实现17项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解决方案。我的Bridg•it团队愿景是:让它有一天能够为集体建立的、去中心化的互联网的协同合作做出贡献,我认为Cyber Republic 就是为这样的新型互联网萌发而创造的土壤!

 

我在亦来云担任的角​​

我现在是Cyber Republic澳大利亚增长营销团队的新成员,主要目标是通过全面的沟通战略做出贡献,支持社区发展,并帮助为潜在的Cyber Republic利益相关的每个子集建立一个增强凝聚力的学习途径;专为满足每个人的独特需求、价值观和愿望而量身定制。

 

Roshan Ghadamian

亦来云粉

我是Roshan Ghadamian,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亦来云粉。我在思考、吃饭、睡觉、呼吸甚至做梦时都离不开亦来云,当我和未婚妻一起回家时也不例外。她也加入了亦来云, 是我最大的支柱。我是一位充满动力、热情和坚定的领导者,曾到过6大洲中超过26个国家旅行。我为自己设定了高标准,推动问责制使用精益敏捷的方法以结果为向导。

亦来云与我

在2018年初,我通过币安社区投票上币活动接触了亦来云。2018年1月起, 我才刚刚开始了解加密货币领域,并在寻找可以超越以太坊局限的创新项目。当我听说了亦来云的合作伙伴和项目范围时, 就在亦来云约70-80美元时FOMO(feeling of missing out 错失恐惧)地买入了,但实际上我并不真正理解它是什么。而当我看到李斐(亦来云CMO)对币安投票情况时做出的回应时,我就爱上了亦来云团队和项目。

在2018年5月,我开始询问如何能够(为亦来云)提供帮助,从那时起我就:

制作了视频

  • 制作了世界各地的聚会活动图案
  • 和张戈(Community Dev)以及 Clarence Liu(VP Dev)在Cyber Republic治理的技术层面和中英文技术编辑上发起了两次潜在的大学合作;
  • 与澳大利亚的12所大学开展合作和人才管理,以及在澳大利亚的4个城市举办了新的本地聚会;
  • 为本地企业在CR100上的应用提供咨询;
  • 为CR的章程编写做出来贡献。

我完成这一切的同时还在全职工作,管理着3个独立的在线业务,这些业务在B2C和B2B领域的收入超过400万美元。

亦来云社区中有很多人帮助我实现了这些目标,为我打开了一扇扇大门,为此我感激不尽。我特别想助力这个令人惊叹的社区不断成长壮大。

学习与工作

我在墨尔本大学完成了商业学士学位(市场营销管理和金融)、物业估价学士学位和创业硕士学位,并额外学习了前端Web开发,数字营销和U / X设计方面做了。

我是早期开发产品管理方面的专家,我的自创企业还获过奖。我在中小型企业和大型企业,政府间的商业咨询理事会(APEC工商咨询理事会)工作过,并曾是墨尔本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理事会成员。

上述的经验基本上意味着我具有多种技能,并可以领导以及参与从战略、运营、数据驱动的数字营销、 设计、内容和代码编辑等跨越营销、财务和销售等多个领域的工作。

 

为什么选择亦来云?

陈榕对亦来云的愿景以及他对计算机科学的深入洞察, 包括对区块链和当前计算系统的优势和缺陷所提出的解决方案,对我来说都很有意义。目前通过大多数项目实践区块链的方式存在明显的局限性,而采用整体计算机科学方法涉及的范围更广,这个思路是奇特的。仅仅通过区块链来修复目前的互联网和世界问题是徒劳的。(亦来云)首先与移动网络的RunTime相结合,加上完全加密的Carrier系统来去除中心化绝对是有必要的。

 

通过与团队会面,与社区见面,深入理解项目,我真的与这个项目建立了亲密关系,以至于正如其他人所说的那样:“我不希望生活在一个没有亦来云这般为当前互联网问题提供解决方案的世界”。

为什么加入 Cyber  Republic?

我喜欢社区运营项目的想法。我也是陈榕将亦来云基金会仅仅视为Cyber Republic的“另一个贡献者”理念的忠实粉丝。这是一个没有任何私心的伟大声明。这十分特别。

我们无法使用创造了问题本身的工具来重塑世界并解决其中存在的问题。我们需要一种新方法来解决我们在媒体和生活中看到的社会、经济、政治和技术问题。如果选出合适的人选,并且给予其治理所需的构建基础设施的能力和技术,那么Cyber Republic有潜力(而不是权利)成为重塑互联网的解决方案或其中的一部分,正如我们所希望看到的那样——让它更安全,更包容,产生更多财富而不偏不倚。

Cyber Republic 是崭新的,所以它还很脆弱,必须对其进行保护、测试和宣传,使其升级成为最具弹性、高效、包容和智能的版本。

阅读更多: Roshan致万维网基金会的公开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