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报~2019年04月15日

Michael S 创作的信息图表

ELA/BTC联合挖矿哈希算力大幅度增长

引言

作者:Jeremy G

在Cyber Republic里过去的一周,又涌现了不少重大新闻和重要更新。作为亦来云基金会的高级成员,陈榕,韩锋和张戈最近一直非常忙碌。陈榕刚刚接受了SVP Crypto的采访,并在一篇媒体独家访谈文章中回答了社区成员的问题。韩锋和张戈与世界银行的代表就如何通过曼哈顿计划进行合作的问题展开谈话。近期还发布了亦来云受邀参加2019年亚太金融峰会的消息。同时传出了更多有关亦来云联合挖矿的消息。现阶段,排名前十的比特币矿池中有4家开启了亦来云的联合挖矿。BTC.com甚至宣布了其100%的算力将用于ELA的联合挖矿。大象钱包有了新的网站,与此同时,Hyper.IM DApp也刚刚推出了iOS版本。

在本期的周报中,有一篇趣文介绍了去中心化概念的由来以及它的演变史。一入既往地,本周我们更新了超级节点候选者的信息。

我们还对CR新闻和社交媒体负责人Kenneth K进行了采访,他的雄心壮志,是想寻求建立一个远超任何人能想象的活跃团队。

最后,我们将分享另一期“与 KP在一起的时光”系列文章,这是我们之前的周报中的一个热门栏目。哦对了,如果您是开发人员,请留意KP团队将定期举办的新的在线开发者研讨会。

接下来让我们来看看本周的社区要闻:

上周,陈榕一直忙碌于加密代币和CR社区的事务。他在中国香港的ToKen 2049大会上接受了SVK Crypto的采访。

这个采访是对当下互联网形式的全面讨论。陈榕充满说服力地解释了如今的互联网如何没有ID,并且容易遭到DDoS的攻击和数据窃取的问题。之后他继续讨论了这个新的智能网络如何成为具有可替代资产的贸易经济体。其中一条特别重要的话是,“反盗版是智能经济的基础”。

亦来云将通过确保只有数据所有者才能查看和控制其数据来解决反盗版的问题。拥有附加到自定义虚拟机的DID的人将是唯一可以查看和交易该资产的人。陈榕还大胆地指出,任何应用、服务或者物联网设备都不应该直接访问互联网。是亦来云Carrier运营商让用户可以通过Web进入,同时又能免受其它令人讨厌的因素的干扰。陈榕最后提出了有关数字所有权和抵制公司倒闭的探讨。他提出了该问题:“如果加密猫网站关闭了,我还能运行我的加密猫程序吗?”这是另一个重大的问题,亦来云和CR将确保用户始终拥有访问权限并能够运行自己的数字资产,无关乎一个中心化的公司是否倒闭。

陈榕还参与了社区的问答:

此次问答涵盖了几个主题,其中包括自助信用卡侧链的想法:“想象一下,用户存入100个ELA作为抵押品,可以获得100美元的购物信用,每天(或小时)只需要清理一次,而不是每次交易后。我可以想象信用卡交易软件服务与当今的高速和容错性服务非常相似,唯一的不同点是它们不会在信用卡公司的网站上执行,而是在分布式的亦来云Carrier上运行。”

虽然对可扩展性和性能存在一些担忧,但陈榕预见到了针对不同场景的不同技术可以解决这些潜在问题。他提到了CR是一个不断发展的生态系统,只有强者才能生存。他希望通过CRC资助更多的项目,并相信每个项目都会对各自的市场产生影响。陈榕还表示,EF工作人员将在未来一年半的时间内致力于智能网的基础设施,以便正确执行其数字胶囊的计划——一个与智能网络等效的URL,是个人端的云计算机和本机指令运行时刻(本机CPU指令运行时,DApps的终极智能网络虚拟机)。

对于未来的超级节点成员,陈榕将在即将到来的DPoS选举中进行投票,这里有来自陈榕的一句话:“我的投票将按照节点专注的方向来决定,我会优先考虑投票给专注于区域设置分布和软件实现的多样性的方向,例如一些托管在Linux上,一些托管在Windows上运行的Ubuntu子系统上,以提高亦来云智能万维网的稳健性和效率。”请确保您的SN设置多样化,从而获得陈榕的投票。

之后,陈榕又解析了亦来云和TOP Network的关系。TOP是智能网络的路由选项,它允许亦来云更好的保护互联网通信。这是亦来云(Titan,Viewchain)在其新的智能网络中实施的众多路由解决方案之一。然后,陈榕和KP团队讨论了亦来云的代码问题。接着他解释了它的功能,并建议开发人员在完全就绪后再去构建Trinity或React Native平台。之后KP团队又补充建议人们可以使用任何编程语言进行编码,因为API可以与任何编程语言进行交互: “针对所有平台——个人电脑和移动设备时,这就是开发人员如何能够利用为亦来云Carrier编写各种SDK的,如Java,Android和的 Swift 等。”KP还解释说,要在Trinity浏览器中工作,您必须知道一个名为Ionic的基于Javascript的框架。感谢陈榕和KP团队解决了来自社区的疑问!

韩锋和张戈于4月8日与世界银行进行了第三次会面。会后,韩锋与社区分享了这一观点:“世界银行安全架构负责人张志军宣布,他的同事们将与基于亦来云下一代互联网的曼哈顿项目基金组成一个团队。”张戈与世界银行代表进行了两个小时的会谈,讨论了当前的互联网格局以及亦来云和CR解决的问题。韩锋最近还在Chain Plus Blockchain活动的专题讨论会上发言。他谈到了现代互联网将如何影响未来的支付系统。除此之外,他还与NEO的达鸿飞以及火币北美的CEO进行了交流。

尽管这些进展可能令人振奋,但还需谨记:

“我希望再澄清一下,世界银行团队的意图是研究可信计算技术的组成部分,而不应该被直接误认为是对特定项目或亦来云的认可。”

——韩锋

“正如我们社区中的许多人所知道的,韩锋是亦来云基金会的联合创始人和现任董事会成员。然而,韩锋还创建了一个名为曼哈顿基金的项目,其使命是让亦来云的生态系统走向成功。该基金不是由亦来云基金资助,也不是代表基金会的发言。韩锋先生所做的工作是独立的,关于基金进展的沟通不会来自于官方的亦来云渠道。亦来云基金会现任或过去成员的独立社交媒体渠道由持有人私下管理,因此来自所述渠道的任何帖子都不是代表亦来云基金会的官方声明。”

——亦来云基金会声明

亦来云近期于4月11日和12日参加了2019年亚太区块链金融峰会。此次活动在新加坡举行,区块链金融行业的100多家公司参加了此次活动,其中包括150家总部,还包括JP Morgan和GIC。韩锋与几位重要的参与者一起参加了关于区块链的圆桌会议。此次会议主要关注传统金融机构的布局,以及区块链如何去适应该布局。我们期待尽快获得更多的详细信息。

联合挖矿一直是CR社区关注的新闻。BTC.com矿池近期宣布了将100%的算力进入亦来云进行联合挖矿。亦来云网络目前拥有31.25%的比特币网络哈希算力,由世界十大比特币矿池中的三个引领。

下面是一些关于CR生态系统的更新。大象钱包已经推出了新网站。可以在https://elephantwallet.app 上进行查看。Hyper.IM也推出了他们的iOS版本,你可以去iOS商店下载。一个名为“mainframe主要架构”的区块链项目刚刚发布了一个视频,该视频与去年亦来云发布的视频雷同。虽然这种窃取内容的行为令人失望,但我们的生态系统认为他人的模仿是最好的宣传方式。

在亦来云最新的周报中,有关于三篇关于亦来云功能的技术进展报告,即Trinity 浏览器,Hive,Carrier等。 此更新还包括韩锋对宾夕法尼亚大学和宾夕法尼亚区块链会议的访问。未来的一些活动也将会分享。KP团队和亦来云将举办首个直播形式的“运行亦来云的私密网络”开发者研讨会, 4月18日跟DevStudio 的领导者KP一起,于美国东部时间晚上9点开播(美国和加拿大)——记得准备好及时跟进,发布提问和互动。

您可以点击以下链接查看该直播

也可以登陆github:

https://github.com/cyber-republic/developer-workshop/tree/master/2019-04-18

陈榕被邀请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合国教育科学和文化组织UNESCO)参加讨论区块链实践和观点的小组讨论。更多的相关信息请查看网页:https://en.unesco.org/blockchain-practices-and-perspectives

最后要分享的是,亦来云开发者体验DX团队崭露头角,亦来云生态系统总监宋世军写了一篇关于区块链和亦来云系统动态的启发性文章。

概览

请查看Amos 4月6日更新的视频,对上周周报超级节点和网络“安全套”的内容进行的回顾:

您可以阅读最新的亦来云周报:

我们上线了新的Cyber Republic文档页面,提供有关Cyber Republic的相关介绍性信息,包括章程、投票和提案以及领导者。请查看以下链接:

https://www.cyberrepublic.org/docs/#/overview/intro

同时,如果您有任何内容想提交给我们的文章撰写(或社交媒体)团队,请发送电子邮件到我们新的联系邮箱: press@cyberrepublic.org

项目更新

Cyber Republic 网站

主项目Repo: https://github.com/cyber-republic/CyberRepublic

Git 活动与更新

请参阅下文所述的时间表以获得更多相关信息:https://blog.cyberrepublic.org/2018/12/27/important-cyber-republic-announcement

如果您是一位程序开发人员,并对与CR或亦来云工作感兴趣,请填写以下表格https://goo.gl/forms/pvzDYMsVEs10s6U72

“如果说我看得比别人远,那是因为我站在巨人的肩上。”

——艾萨克·牛顿

作者:Jeremy G.

艾萨克·牛顿道出了真相:过去的经验决定了未来的决策。 所有领域都有自己独特的理念,而对于Cyber Republic来说,其座右铭是崇尚自由,并共建全新的智能安全网络。

Cyber Republic生态系统没有边界,任何人都可以加入,可以在程序开发或者非开发方面做出贡献。到目前为止,CR社区已经发展成为共同协作的社区,并且充满了各种有趣的人,这些都是基于历史上发生的那些将去中心化的思想灌输到现在和未来的大事件。如果我们回顾过去数百年,我们可以看到去中心化的思想如何形成,以及它会走向何方。了解这些事件将更清楚地理解CR在治理和理想上应该选取的方向。

所有革新都始于想法。一个人对自由的想法和向往开始了真正去中心化的序幕,故事的男主角是托克维尔(Alexis De Tocqueville)。托克维尔是著名的法国外交官、历史学家,他也写了两本改变大家思想方式的书,它们分别是《美国的民主Democracy in America》和《旧政权与革命The Old Regime and Revolution》。

托克维尔在19世纪20年代与一位同事一起前往美国,描述了其刑罚制度及其运作方式。他们的目标是写一本关于美国监狱系统的书,以改革法国的刑罚制度。这本《关于美国的监狱系统及其在法国的应用》(”On the Penitentiary System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its Application in France”)(1833年)取得了巨大成功,让公平的刑法在法国监狱系统得以实施。

托克维尔之后专注于自由,向往美国及其所代表的民主。他将法国的政治问题归咎于中央集权政府。他给朋友写到去中心化的理想,这跟现在的自由主义者和加密爱好者所提倡的观念不谋而合:“试想一个由世界上所有国家组成的社会——英语、法语、德语:人们在语言、信仰、意见方面彼此不同;总而言之,一个没有界限、没有记忆、没有偏见、没有常规、没有共同的想法、没有民族性格的社会,却拥有比我们强大百倍的幸福……他们如何才能融为一体?通过社区共识,这就是秘诀!”这些想法让他前往英国研究当地社会体系。他总结说,英国是拥有去中心化性质的土地。虽然它有一个中心化的政府,但它不是一个集权的政府。他指出, “每个县、每个自治市和每个区都在自己治理自己的产业……去中心化是英国物质进步的主要原因。“他的著作《美国的民主》将这些去中心化的思想分享给世界,并被称为有史以来最具革命性的出版物之一。

在19时间50年代,托克维尔写了一本书《旧政权和革命》。这篇文章转录了中央集权政府的陋弊以及法国大革命如何试图改变它。他说,法国大革命的目的是改变过去的政府形式和社会状态。它的社会和政府已经变成了一个掌握了诸如命令、阶级、职业等次要权力的大型中央权力机构。不幸的是,当时托克维尔的想法没成为主流,而在19世纪后期,法国变成了他最担心的政府,即法西斯、共产主义社会。

20世纪中期,去中心化理念开始再次成为主流。有威望的作者和经验丰富的专业人士开始撰写有关该主题的文章,去中心化机制具有的优势在不断增加。作为前罗德学者和商人,E.F.Schumacher担心,这过于强调数值增长而不是工人的经验以及他们的生产力的增长。塑料公司老板Ernest Bader拥有一个家族企业,他当时提出了一个革命性的想法。他将公司的所有权归属于他新创建的John Bader 联邦,其中公司的工作人员将帮助撰写制定基本运作规则。John Bader公司创造出了半去中心的工作流程,虽然其他人认为这种做法是不明智或愚蠢的,但公司在艰难时期却发展巩固了实力,同时利润持续增加,并分配了大额奖金给工人。这种治理方式有助于业务增长,并实现了可持续的成功。

1957年,Leopald Kohr写了一本关于绝对集权的书,名为《国家的崩溃》(“The Breakdown of Nations”)。 这本书的主题是解释绝对权力如何对政府和社会造成滋扰,以及要规避的错误。几段有趣的引言阐明了其精髓:“权力倾向于腐败,绝对权力绝对腐败”,Acton勋爵发表了著名演讲,同时Aleksandr Solzhenitsyn也呼应道:“无限权力存在于有限的人手中,这样最终会形成悲剧。”

Kohr描述了权力下放如何在其他社会阶层和群体中分配较少且相对平等的权力,他声称这引发更好的竞争,并且最能抵消社会中的暴政。 他认为创建多个社交系统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群体冲突。 没有人掌握过多的权力和负担过多的责任,各行各业在整个社会都是平衡的。

1982年,未来学家John Naisbitt推出了《现代趋势》(“Modern Trends”)这本书,其中第五部分是关于将社会从中心化转变为去中心化的生活方式。 这本书的销量超过1,400万册,并在纽约时报畅销书上榜两年,餐桌上都能听到有人讨论该如何看待这样的社会结构以及可能性。

然后,互联网代码和脚本也开始变得去中心化了。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开源平台,如Napster和LimeWire,成为音乐和文件共享中心。 这个开源框架成为全球开发人员的趋势。 2009年,比特币由“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创立。 这是第一个数字货币,采用了矿工完成的工作量证明共识机制,以确保比特币网络中用户的交易安全。该系统不是由政府运行,而是由代码运行。它事实上已经成为可用的加密货币,被称为世界上第一个真正去中心化的全球数字支付系统。

在过去的200年里,各类人和各种产品在去中心化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 Cyber Republic在这个历史时间表中的位置如何? CR如何从过去的经验教训中学习,以实现其生态系统的完全去中心化? 回答这些问题需要了解CR的未来是什么以及它将如何塑造这个世界。

十九世纪中期,托克维尔宣扬了这样的社会体系,其中来自各种文化的人们从彼此的共同利益出发,成为去中心化文化的终极模式。 在2019年,Cyber Republic由来自许多国家和不同大洲的人组成,寻求新的智能网络,促进去中心化和自由,为辛勤工作和有意义的内容提供奖励,这足以让这位法国政客为CR感到自豪。

E.F. Schumacher写了一本名为《小即美》(”Small is Beautiful”)的书,这是基于他领导和规划英国煤炭工业时,将作品建立在Scott Bader 联邦哲学的基础之上。 E.F. Schumaker做出了艰难的决定,将他的公司变成联邦制,并让他的工人制定了关于规则的宪法。Cyber Republic的章程解释了其目标和当前的结构,它是AuxPoW和DPoS的双重共识机制的架构,这赋予了它去中心化的特征。随着96个DPoS节点的选举开始,DPoS将总共有108个节点,其中包括12个CR节点。CR章程就像Schumacher描述的联邦一样,用于改善生态。比特币已成为地球上最强大和最安全的网络之一,亦来云是比特币网络上的联合挖矿,为其提供了另一种保护形式,网络由DPoS超级节点和比特币矿工保护,CR大可放心。

Cyber Republic和亦来云拥有适当的基础设施来建立一个功能齐全的去中心化和完全自治的生态。 12名民主选举产生的CR委员会成员将参与决定哪些项目可以获得资助,同时也将考虑社区希望采纳的方向。这样将不会有Kohr在20世纪50年代所担心的绝对权力,CR特定的去中心共识机制确保多方参与逐步执行,从而让交易能顺畅地在网络中实现。

现在的情况正如John Naisbitt在他的畅销书中预示的那样,像DMA、ioeX、Viewchain、Hyper Connect等项目正在为这个去中心化的社会和市场铺路。 Cyber Republic可以成为下一个去中心化领域的领导者。 我们已经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了,者将继续帮助我们CR社区成员组成最理想、统一和受保护的去中心化社会。

与KP在一起的时光#2

作者: Kenneth K

我们上次的“与KP在一起的时光”活动获得了很高的评价,因此我们决定做第二期。在本期中,KP不仅在电报和其他论坛中与大家进行一对一的互动,同时还会通过推特发布,在推特上,有很多人有极端偏见和错误信息,他们把亦来云比作skycoin。

接下来,让我们进入正题吧。

此文首先发布在medium上,随后又发布到了推特:

KP对此写了一系列的回复,不过在信息被修改之前,我们已经做了截图。此文最主要的观点(即使在修改完后)是:

“亦来云的风险在于,政府和网络服务提供商会阻断或者监控基于中心化服务器的流量,这种服务器也会因为不可预见的外力或者自然灾害而被关停。”

并且,

“亦来云把自己和网络隔绝开来。如果亦来云开发者创建了网页浏览器,那么那个浏览器只能够获取亦来云Runtime环境下的内容——Facebook或者Twitter是无法访问。类似地,在Google上搜索,也不会发现亦来云内容,因为Google是看不到这些内容的。”

“当然,建立这样封闭的沙盒会有安全方面的好处,但是这也阻碍了亦来云的应用。现在的互联网不会消失,即使亦来云开发者创建了自己版本的谷歌和Facebook,也很难说服用户去转移到这也封闭的平台,因为他们无法和朋友交流,同时也不能去浏览‘站外’的网站。”

这些说法其实是非常错误的,KP如下解释道:

如果KP的评论确实是被审查了,那么这个作者想要给予我们的“教育”就不攻自破了。我们CR鼓励各种评论和讨论,而不是恶意地引导和错误的信息。虽然这不是一个官方的Skycoin代表,但是我们希望这可以以儆效尤,告知大家社区不应该去攥写攻击其他区块链社区的东西,这个作者被证明是错误的时候还在狡辩,而且为了满足个人喜好而审查或过滤篡改信息。

即使是在和我们CR社交媒体团队沟通时,KP也会进行纠正,从而防止发布错误的信息:

我们的社交媒体团队发布了此文:

“比特币、比特现金以及BSV到底要分叉多少次?那么亦来云呢?绝不会分叉!”

KP解释道:

“也许分叉并不是一个很适合的词汇,但是亦来云专注于“最终确定性”。因为尽管未来对于底层架构的升级可能需要硬分叉,但是最终确定性可以让所有矿工和DPoS超级节点都相应地进行升级,不然他们创建的区块就会无效。创建两个竞争的链是非常非常困难的,因为你需要获得51%的PoW算力,以及超过2/3地DPoS超级节点的串谋(这是非常困难的,因为其中的12个是由CR委员会控制的,用以保证出块总是诚实地)。因此通过这种方式,亦来云分叉的可能性非常低,但是理论上来说也是可能的。”

而且当Amos发推特写道,我们的算力难度从4月1日起增长了18倍

https://twitter.com/ChillZoneInt/status/1116026356645679105,

KP想要提醒大家,虽然大家正在想着把BCH和其他SHA256 PoW 算法进行整合,但是:

“亦来云挖矿难度会一直低于比特币,因为它是每2分钟出块,而不是像比特币是10分钟。”

KP一直是一个现实主义者。

很显然,没有社区成员能够幸免KP的“教训”,作为本文作者的我,也经常会有如下的处境:

KenNinja:

也许我们可以讨论DID如何可以防止欺诈,类似我们推特上出现的问题。

Dave:

推特发布是非常好的主意。

KP Woods:

这其实不对,亦来云Carrier会防止欺诈,而不是DID。因为你只可以和朋友们在Carrier系统中和其他人进行沟通。

KenNinja:

啊,我不应该假装理解了所有东西。

不过与我上面表述的稍显不同,KP确实花了时间去回答问题,但不是努力地去纠正像我这样的小白。

当有人问:“DpoS收益中的1,320,000个ELA的 35%将会如何处置,当主网上线时,其中的部分会发到基金会?”

KP回答道:

“在CR的过渡时期,这些资金是用于资助项目。例如,React Native 项目, Hyperconnect, CR 网站, CR运行 成本, CR 新闻和社交媒体团队等等。2019年8月后,给予CR的1630万ELA将会开始启用。”

我们想要提及KP的原因是他帮助教育社区,而且这是非常消耗时间的过程。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认为很有必要去传播这个信息,并且把回答分享给大家。

一位CR社区成员读完上一个聚光灯系列文章https://news.elastos.org/spotlight-series-3-elastos-hybrid-consensus-and-finality-of-blocks/ 之后提出了一些问题:

“我们说道,总有12个CRC专属超级节点,而且它们总是诚实的。”你如何知道这些节点总是诚实的呢?

“因为亦来云上的以太坊侧链也是DPoS,因此它具有比以太坊区块链主网更高的TPS(每秒交易量)。” ——牺牲安全性的一方面,从而更加方便(也就是说,提高可扩容性)?这意味着这个ETH侧链完全依赖于DPoS,而不是真正地ETH,所以这难道不是完全不同的代币吗?而且也有不同的市值?或者说,它不应该假装是真正的ETH,而是将ETH智能合约加入到ELA侧链的方式?如果这被称为真正的ETH,它会造成以太币通货膨胀吗?所以这肯定是不同地事情,我看到在示例中,它被称为SETH。有没有地方,可以看到侧链代币和主链代币的对比?

KP非常详细地回答了这些问题:

“这12个CRC超级节点是由CR团队的秘书会掌控,并且每个CPC超级节点都由12个委员会成员的私钥控制。因此,虽然有可能委员会成员会串谋,如果被查出来,他们不仅会丢失到抵押的5000个ELA,而且,他们会被社区所诟病,而且也会失去信誉,因为他们也是CR的决定者。因此,虽然有可能发生以上情况,但是大概率它们不会这么去做,因为其中的机会成本太高。”

以太坊侧链在亦来云生态中会有DPoS共识,并且应用于以太坊侧链的DPoS节点和使用在主链(AuxPoW+DPoS)共识的节点相同。你需要2/3以上的签名去确认区块,也就是36个活跃的节点中,需要有至少25个签名。因此,这就回到了第一点。12个超级节点是属于CRC,这就导致很难有2/3的超级节点可以串谋,因此在提高系统扩容性的时候,并没有牺牲很多安全性。

社区成员继续提问:

我理解没有履行义务的超节点会被弹劾,并且再也不能投票。如果CR委员会成员必须公开,那么超级节点就并不是必要——我同意因为CR委员会成员会有很高的知名度,他们不愿去损失这些信用。

但是,为何CR委员会成员只需要和超级节点一样抵押5000ELA,就可以获得更高的投票权?CRC比超级节点拥有更多权力,但是抵押品的要求却是一样。

其次,ETH侧链不会获得比特币的PoW安全性或其较差的扩展性。因此,我还有些不明白,SETH是和ETH是1:1等价的吗?

KP回复道:

“欺诈的超级节点会被禁止7天,但是7天后,他们又可以加入投票。但是12个CRC超级节点是由CR委员会成员的私钥控制,因此一旦委员会成员作恶,他们再也不能成为委员会成员,也就是说他们再也不能参与选举成为委员会成员了。这12个CRC超级节点不会在DPOS选举过程投票,而是总是由12个委员会成员的私钥掌控。

CR委员会成员必须抵押和其他超级节点相同的5000ELA,因为这是注册为超级节点的ELA数量最低要求。委员会成员确实有对提议的投票权,但是不代表他们可以决定一切,尽管有些提议满足需求,社区也可以拒绝。

ETH侧链不会继承比特币PoW的安全性,因为它只是DPoS共识,所以最终系统会获得亦来云混合共识的DPoS安全性。因此,如果你想获得更加安全的侧链,那么可以使用NEO侧链,它是可以和BTC混合挖矿。或者,你可以在CR上提交提案,创建带有PoW共识的以太坊侧链。现在的框架只是起点,我们会随着大家需求逐渐满足,并且基于需求去更新。

不要把亦来云上的以太坊侧链和以太坊公链做比较,因为他们是两个完全单独的区块链体系,并且没有任何关系,只不过两者都可以运行基于solidity、vyper等语言。以太坊侧链和亦来云主链绑定,因为首先你可以将ELA从主链转账到以太坊侧链,从而在以太坊侧链上创建交易,从而侧链和主链就会绑定。

通过这种方式,以太坊侧链上使用的货币是ETH ELA,并且只可以用于以太坊侧链。当你想要转账给其他人,其实首先转到主链,然后再给其他地址。如大家所见,所有侧链上的货币其实是由比特币的哈希算力保证安全,因此用户在以太坊侧链上的交易速度,会比在主链上快。

如果你理解上述解释,我认为这会让你更加明白为什么亦来云选择这个方式。而且,亦来云侧链选择什么共识是无所谓地,因为他们相对主链是独立运行,但是在这些侧链上使用的代币都是通过比特币联合矿工以及哈希算力保证安全,从而让用户随时转移ELA。”

社区成员还有一个问题:

ETH侧链上所有的代币都已经转移到哪里去呢?我发现并不是,但是我还没有完全理解侧链,而且看起来下面的论述与你关于CRC的说法是矛盾:

“12个CRC超级节点总是诚实的,而且不会接受任何欺诈区块,因为12个CR委员会成员掌控了私钥,他们这么做是最有利的方式。但是,每个委员会成员必须存入5000ELA,从而才可以参与CR选举,并且任何时候都可以被社区投出去。”

对于委员会成员,还会有第二次选举吗?关于这个信息在哪?

KP回答道:

“没错,ETH ELA或者其他代币和任何侧链都不可能凭空出现。因此,代币必须首先从主链转移到侧链。”

但是,因为我们知道以太坊可以发布ERC20以及ERC721代币,你可以消耗ETH ELA去发行自己的代币,并且和ELA没有任何绑定,因为以太坊侧链是独立的。

对于选举,每年都会有。你可以阅读CR和CR网站的章程,但是这个章程可能会根据社区的想法进行修改。

另外一个社区成员问道:

如果我开始使用ELA ETH或者(ERC721标准)侧链去搭建基于亦来云的项目,这些数字资产会以何种方式呈现在我的ELA钱包?我对创建数字资产的ERC721标准和ELA DID标准感到好奇。ELA会使用两者还是把所有标准都转为ELA DID?

KP回答道:

“这是个好问题,现在没有非常清楚的答案,因为数字资产的概念还在正开发。目前,数字资产的基础才刚刚开始,只有基础打牢,并且明年开始搭建,数字资产才能取得成果。未来,我会在系列文章中讲述数字胶囊,因此我不想现在回答这些问题,因为届时事情可能会有变化。”

因此,不要认为DID可以做任何事。DID只是用于特定需求,例如KYC、身份信息以及认证。数字资产侧链是不一样的东西,它会负责例如电影以及App这样的数字资产管理和追踪。亦来云Hive则用来进行实际的数据存储。亦来云Titan和Carrier会作为实际数字内容的中继。因此,当我们把这些全部整合起来,最终就会得到完整的数字胶囊。这不仅包含一个侧链,而是多个侧链去实现多个目标,并且每个侧链都有特定的应用场景。”

KP也提到,如果超级节点不活跃会怎么样。

“超级节点有两种不活跃的方式:

如果你是在职的仲裁者,但是有48小时没有提交区块申请,那么你会收到500ELA的罚金,并且被限制7天。

因为你是常规的仲裁者,而区块只有24个签名,如果你不肯签署区块就会导致投票达不到2/3。

第一种情况下,区块链不会停止运行,因为如果有在职的仲裁者没有提交申请,另一个人可以进行提交。第二种情况下,区块链会停转,因为一小时内,区块并没有收到超过2/3的投票。如果这个事情发生,这些不活跃的仲裁者会被扣除100ELA,之后他们将变得不活跃。”

关于成为CR委员会成员的问题:

“你需要抵押5000ELA去参与成为CR委员会成员的选举。当然,任期结束,你可以拿回5000ELA,这只是一笔押金。”

关于我提出的扩容问题,KP也进行了回答:

“DApp不会经常和主链进行交互,而是只有当需要执行智能合约的时候交互才会进行,这种情况会阶段性地发生。所有的链下交互都是由亦来云Carrier、Hive等处理的,因此DApp并不是100%链上运行的,而是可以运行在移动设备以及其他例如电视机顶盒、个人云存储、其他节点等设备上来进行实际的通信。”

基于DPoS共识的以太坊侧链出块时间为5秒,这已经非常快了,因此就算几百个智能合约同时部署到一个以太坊侧链上,它也可以处理这些工作量。但是,如果有DApp想要和以太坊侧链进行交互,同时另一个DApp还要和另一个以太坊侧链进行交互,那么第二个侧链就会产生。NEO侧链也是相同的运作方式,其他的通证侧链也是一样。

假设有些DApp必须要使用自己的以太坊侧链,例如现在有大约10个DApp有这样的需求 。当然,这是个假设,但是你的App需要有非常强大的流量,才值得去获得独立的以太坊侧链,不然单个侧链已经足够处理非常大量的DApp数据。但是,对于运行这些侧链的仲裁者来说,必须要记住仲裁者只是一个过程。通过配置你的仲裁过程,你会在每个侧链和主链上运行一个节点。因此,尽管未来会有20个侧链,他们无需在同个机器上运行,这样可以做到,但是并非必须。

因此,通过这种方式,单个的超级节点会由多个容器、机器等等组成,并且会为多个侧链运行不同的节点。这是亦来云使用的横向解决方案,并且我认为即使未来有20个侧链,这也不会是个问题。

而且,这还是假设未来有20个侧链运行,也许未来不会有这种情况发生。我们需要等到DApp开始真正运行起来地时候,看看亦来云的解决方案是如何起作用的。”

再次感谢KP对于社区成员问题的解答,不论多么小的问题,或者多么耗费时间,KP总是很耐心地解决。

术语释义

作者:Kenneth K.

由于像亦来云和Cyber Republic这样的大型项目有很多术语,我们决定建立一个不断更新的术语表,这些术语可以帮助不熟悉技术的人更好地理解这些它们的含义,以及将会带来的影响。 本周我们将聚焦DDoS攻击。我们通常会尽量保持这个部分简洁,但本周我们引用多个来源以广泛描述DDoS攻击,因为这话题相当有趣。顺便透露下:亦来云可以解决所有DDoS问题。

术语:DDoS(Distributed Denial of Service, 分布式拒绝服务)攻击

“分布式拒绝服务攻击针对网站和在线服务,目的是通过大量流量攻击服务器或者网络,使网站或服务无法运行。

“这些垃圾流量包括传入消息、连接请求或虚假数据包。在某些情况下,目标受害者起初收到DDoS攻击的威胁或较低程度的攻击。除非公司支付加密货币赎金,否则可能遭遇更具破坏性的攻击。在2015年和2016年, 一个名为Armada Collective的犯罪团体就是以这种方式反复勒索银行、网络托管服务提供商和其他公司的。”

来源:

https://us.norton.com/internetsecurity-emerging-threats-what-is-a-ddos-attack-30sectech-by-norton.html

“攻击者须要获得在线机器网络的控制,才能进行DDoS攻击。 [一个例子是]当计算机和其他机器(如物联网设备)感染恶意软件时,每个机器将变成僵尸程序。 然后,攻击者可以远程控制僵尸程序组,这被称为僵尸网络。

“一旦僵尸网络建立,攻击者就可以通过远程控制方法,向每个僵尸发送更新的指令来指导机器。 当僵尸网络将受害者的IP地址作为目标时,每个僵尸将通过向目标发送请求,从而可能导致目标服务器或网络容量不胜负荷,而无法为正常网络流量提供服务。因为每个僵尸都是合法的互联网设备,所以将攻击流量与正常流量分开很困难。”

https://www.cloudflare.com/learning/ddos/what-is-a-ddos-attack/

有几种类型的DDoS攻击:第7层DDoS攻击、HTTP泛洪、协议攻击、SYN泛洪、容量攻击、

DNS扩充,其中有一些有趣的名称,如蓝精灵、泪滴、死亡之钉等等。

这里有一些众所周知的DDoS攻击。

2016 Dyn(主要的域名系统提供商(DNS))攻击是通过Mirai恶意软件完成的。包括AirBNB、CNN、Netflix、PayPal、Spotify、Visa、亚马逊、NYT、Reddit和Github在内的主要网站均告瘫痪。 Dyn攻击是通过物联网设备的僵尸网络来完成的,包括相机、智能电视、打印机和婴儿监视器。

“物联网设备的Mirai僵尸网络可能比它最初出现时更加危险。那是因为Mirai是第一个开源代码僵尸网络。 这意味着用于创建僵尸网络的代码可供网络犯罪分子使用,他们可以对其进行变异并将其发展用于未来的DDoS攻击.”

“在2000年,网名为“Mafiaboy”的15岁男孩Michael Calce,发起了一种新的DDoS攻击。 Calce入侵了许多大学的计算机网络。他使用这些网络的服务器来操作DDoS攻击,导致几个主要网站崩溃,包括CNN、E-Trade、eBay和Yahoo。Calce在蒙特利尔青年法庭被判犯有罪。他成年后则成为了一名“白帽黑客”,负责识别大公司计算机系统中的漏洞。”

有时,DDoS攻击更似一个科幻故事:

“网络犯罪分子已经开发出一种根据以下方式运作的商业模式:更高端的网络犯罪分子制造僵尸网络,并将其出售或出租给暗网上其他的网络犯罪分子。在互联网的角落里,犯罪分子可以匿名买卖诸如僵尸网络和被盗的信用卡号码等货品。

“暗网通常通过Tor洋葱浏览器访问,它提供互联网匿名搜索的方式。 在暗网上出租的僵尸网络只需几百美元。暗网上的网站销售各种非法商品、服务和被盗数据。这些暗网某种程度上像传统的在线零售商一样运作。 他们会提供客户保证、折扣以及用户评级。”

“有时会进行DDoS攻击是为了转移目标组织的注意力。 当目标组织专注于处理DDoS攻击时,网络犯罪分子可能会进行他们的主要行动,例如安装恶意软件或窃取数据。

“DDoS攻击已经是黑客组织、利益驱动型网络犯罪分子、以及国家的武器甚至——尤其是在DDoS攻击的早期阶段——计算机极客进行炫耀的方式。”

“看一下http://www.digitalattackmap.com/。 这个网站让您能够查看到全球正在发生的DDoS攻击信息。 这信息每小时更新一次。”

来源:

https://us.norton.com/internetsecurity-emerging-threats-what-is-a-ddos-attack-30sectech-by-norton.html

通俗定义:

DDoS攻击基本上就像接到一个电话,然后门铃响了,茶壶响了,然后门铃再次响起,狗发疯了,你闻到烤箱里的烧胡了的披萨,而你的狗正在撕裂你的沙发,同时对等待你签名的邮递员咆哮,而你的脸书通信软件开始不断作响,而你只是不知道该做什么。所有这些都在同一时间发生,不可能是刚好而已吧? 当你终于弄清楚要做什么,走到门口,没有人在那里,水壶甚至没有在炉子上,你也根本没有狗……时你疯了吗?

但不,烤箱里的披萨现在肯定焦了。 该死的,那是午饭。

几乎所有关于亦来云的教程或讨论都涉及DDoS攻击,亦来云会阻止任何人控制你的门铃(或其他任何东西),除非他们被证实是真实的、安全的,并且是你想要获知其消息的人。

超级节点

整理编撰: Jeremy G

ELAlliance (之前称为DPoS 节点权益联盟)

ELAlliance已经在之前的CR周报中有详细报道。

现在已经有24个节点候选人(如果是大的应用矿池,则由最开始的36个节点减少为30个)以及投票者。ELAlliance并不是一个单独的联盟,也就是说ELAlliance的节点候选人可以是其他联盟的成员,只要他们符合ELAlliance设定的规则。节点候选人数量减少的原因是这可以让投票者在将24个投票分配给联盟内的对象去获得最大收益的通缩,也可以对联盟之外的12个候选人进行投票。他们希望这样让所有候选人和投票者都能很灵活地加入ELAlliance,可以让那些不能直接从DPoS选举中获利的ELA持有者也能获得好处,并且防止了巨鲸的主导掌控。

现在已经有了22个节点候选人,并欢迎所有的社区成员申请。他们已经发布了中文网络,很快就会有英文网站。

网站:www.elalliance.net/

微信:  League_of_Elastos

International Decentralized Elastos Alliance国际去中心化亦来云联盟(IDEA)*已更新*

有一些超级节点候选人一起组建了一个国际去中心化联盟TIDA。由于担心节点过度集中于“中国联盟”,他们希望能够成为一个完全的去中心化的典型。

目前,参与的代表国家和地区有:斯堪的纳维亚(亦来云斯堪的纳维亚节点)、瑞士(Elate.CH)、法国(猎户座节点)、俄罗斯(北极光节点)、泰国 (Thai ElaDev)、中国(小黑狼)美国(休斯顿和海星节点)、意大利(维特鲁威节点)、奥地利-美国-摩洛哥- 新西兰- 英格兰- 德国- 比利时(走进亦来云节点,Hyper节点),以及法国-美国-加拿大(野草莓节点)。

他们坚信,完美的DPoS网络中节点的分布至少要覆盖5个大洲及20个国家,他们要试着保证组建这样一个联盟。他们想要申明,对中国社区没有任何敌意。任何节点,不论中国的还是其它地区的,只要秉承去中心化的理念,都欢迎加入这个联盟。

韩峰的超级节点 *新候选节点*


韩峰, 亦来云的联合创始人,也宣布了要运行一个超级节点 https://mp.weixin.qq.com/s/OMxOPHS4GKTqua1mXt0YJw

除了在亦来云的工作,韩峰还是MIT IDE区块链支柱基金创始人,清华大学iCenter导师,亚洲区块链DACA协会秘书长,《区块链,新经济蓝图》、《区块链发展与实例》、《区块链:量子财富观》等书的主编。 他也是清华大学研究生课程《赛博智能经济与区块链》的课程设计。

DHG 超级节点 *新候选节点*

DHG  超级节点刚刚宣布要参与DPoS选举。DHG超级节点的负责人是Dahuang Ge。他是该公司早期的投资人。DHG节点“大胆实践,保持初心”,其竞选宣言是“构建社区,共享智慧”

若兰超级节点*新候选节点*

若兰RUOLAN节点是由三名对亦来云生态系统由相同兴趣的社区成员组成的。他们的宣言是: “The RUOLAN node will, as always, closely follow the Elastos project to realize a若兰几点将会一如既往地追随亦来云项目来实现一个安全、可信和去中心化的新型互联网梦想。让人们共享新一代互联网带来的成功!” 该节点也宣布了一个新的超级节点联盟,为选民和节点提出了一个“交叉互惠投资解决方案”。

他们希望能够创建一个投票机制来共享繁荣、互惠合作。您可以查看该候选节点的网站:http://ruolan.org/e-lm/lianmeng.html

视九电视超级节点*新候选节点*

Shijui TV has recently announced their campaign to run a Supernode, joining other ecosystem partners such as Viewchain,  ioeX, Hyper, DMA and more.

ElastosNodes.com 节点

ElastosNodes.com是由Nash交易所的全栈工程师以及NEO开发者社区CoZ的贡献者David Schwartz所主导的。David毕业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哥伦比亚大学,并且是亦来云的铁杆粉丝!

虽然David在Nash工作,但是节点的管理却和Nash并没有任何关系。

ElastosNodes.com在亦来云生态系统做的首个贡献是代理运行至多5个超级节点。虽然ElastosNodes.com最初的目标是支持矿工打包区块的签署,但是他们也会评估其他机会来支持和开发亦来云生态系统。

欲知更多信息或者您有任何问题,请访问www.elastosnodes.com或者通过邮箱elastosnodes@gmail.com与他们取得联系。

ViewChain节点

ViewChain宣布加入亦来云DPoS节点选举。在世界范围内由6亿用户,它是世界最大的去中心化存储网络之一。它的管理团队发现亦来云对于未来互联网的发展有着重大意义,同时也认为亦来云有能力去研发这样的P2P分布式可信互联网操作系统。因此,在2018年初,ViewChain成为了亦来云首个生态合作伙伴。

2018年底,ViewChain开始为缅甸用户提供ELA商业化应用。用户可以通过在电子钱包中完成各种任务,获得ELA代币,并且能够使用获得的ELA来参加抽奖,并且获得手机奖励。1个月内,有150,000个用户获得了ELA代币。2019年3月,内置ELA钱包的移动游戏已经上线。用户可以在钱包中兑换ELA进行游戏,从而造就了用户基数的快速增长。目前,已经累积有500,000个缅甸移动手机用户注册了ELA钱包,并且持有ELA代币,每日活跃ELA转账已经超过了15,000笔。

ViewChain计划在除了抽奖、移动游戏等互联网应用之外,使用ELA代币作为用户激励以及支付手段,因此可以和亦来云共同打造下一代互联网。

超级节点奖励细节和设置方式暂未发布。

Orion猎户座 *IDEA 成员*

猎户座超级节点是由法国的兄弟俩组成,下面是他们对社区进行的宣言:

我们是一对兄弟,并且非常热爱陈榕的理念。我们最先在Blockchain Brad上发现了亦来云的首个视频,然后就一直关注它的更新。

我们的目标是在法国运行一个节点,我们根据以下理由称这个节点为Orion 猎户座:

1. 我们小时候,曾和家人居住在一条称之为“Orion ”的船上。

2. Orion是猎户座,是位于地球赤道上的突出星座,并且全球都可以看到。这代表着我们的去中心化的理念。

3. 在我的逻辑中,Orion是可以打败任何东西的猎人。这是我们作为亦来云超级节点的理念。

我们会使用OVH法国云服务器,并且会留在法国,以确保最去中心化的解决方案。我们并没有追求高额的利润,我们只想着能够回馈社区,并且加入到可持续的生态系统。因此,我们是国际去中心化亦来云联盟(IDEA)的组成部分。

考虑到交流沟通,我们会在Medium上发布邮件地址。你可以通过这个地址联系我们。每年,我们会发布2次关于亦来云的文章,以及法国这里的进展。我们并没有作为节点的民主权力,但是我们可以在让更多人知道亦来云在法国的发展,希望这些曝光可以点亮全世界同仁的斗志。我们也认为在DPoS超级节点领域,周转也是必要的。我们也在考虑通过Elastonians 来增加去中心化。我们认为每个人都应该拥有ELA代币”

Starfish Node海星节点 *IDEA 成员*

Starfish超级节点是由北美和欧洲的Cyber Republic成员组成。下面是他们想表达的想法:

“Starfish超级节点是由5名来自美国和英国的成员组成,他们也非常支持亦来云,并且想成为智能互联网的一员。我们的矿池会员有着不同的背景,包括信息技术、工程、产品创新以及管理、系统以及电子取证。随着时间的发展,我们希望可以在亦来云生态体系中打造成熟、可信的网络。

我们使用海星作为我们的logo,是因为它预示着去中心化互联网。正如Cyber Republic开发系统所描述的,海星的器官每次都能复制。如果有个海星一分为二,那么它会成为2个海星。

整个系统可以修改,但不能被毁掉,而且我们相信通过这种方式,亦来云可以成功。我们的口号也和海星有关,“Strength in distribution 分配的力量”,这代表了我们所说的一切。而且,矿池成员同意将我们的组织构成单个超级节点,从而尽可能多地让人知道。团队计划运营一个2-3个服务器,并且在网上购买云服务(AWS, Azure, Vultr等)。团队计划在1个主要的云服务器上运营2-3个服务器,并且也制定了在公司或政府审查等特殊情况下的迁移计划。

我们希望提高基于百分比的投票激励措施,形成有竞争力的市场规则,这样我们就可以诚心地进行选举。早期阶段,任何给我们的奖励都将用于运行费用和再投资一些支持亦来云和CR的项目。最终的目标是将Satrfish组织变得不止是一个超级节点矿池。我们希望能够除了通过网站(建设中)、社交媒体等来对我们的项目做市场宣传。”

Alliance Block Supernode 联盟区块超级节点“IDEA 成员”

关于联盟区块超级节点的介绍。联盟区块是去中心化的、智能的,并且可持续发展的新一代投资银行平台。了解更多关于该超级节点公司的介绍和更新,请访问如下链接:

Twitter (@allianceblock)

Telegram (@allianceblock)

官网(Allianceblock.io)

Reddit (https://www.reddit.com/r/Allianceblock/)

Medium (https://medium.com/@allianceblock)

他们的ICOPC社区频道有超过500名私人会员,大多数是CR和亦来云的支持者。联盟区块将会在AWS云端托管他们的超级节点。他们整个团队有四个成员,其中三个有在Barclays,JP Morgan和PostNP等公司的工作经验,关于在CR生态系统中运行超级节点,该团队曾表明他们的目标:“联盟区块是投资的生态系统。我们想要通过区块链去中心化来打造投资银行2.0的基础。我们可以为亦来云和CR带来更多关注,同时带入更多的合作伙伴到我们的生态系统中,带入新的投资者,去中心化社交网络,去中心化在线学习等。”

Elate.CH   *IDEA 成员*

Elate.CH是来自瑞士的团队,并且由CR和亦来云热爱者组成。您可以通过他们的官网Elate.CH或者电报群@Elatech关注他们。

以下是他们的宣言:“Elate.ch是由一群有着全新互联网(那个我们真正应该拥有的互联网)共识愿景的爱好者组成。自亦来云成立以来,我们就被它鼓舞,而且我们充分支持亦来云基金会和CR的理念。我们想要通过在亦来云生态系统中运行DPoS超级节点来做出我们的贡献。”

“我们会从瑞典运行我们的节点,并且我们正在微调我们的奖励方案,不过大家可以预期对早期选民的奖励方案会更好。我们的目标是在与我们的投票团体分享收入,并且与其他领导人站在一起。让我们保持联系!我是Elate.ch的创始人,同时也是Dexlab.io的联合创始人,Dexlab区块链风险投资机构,其使命是让任何人都能接触去中心化经济体系。当大家看到亦来云生态系统在我们眼前绽放时,定会欣喜!”

Elaphant 超级节点

Wiktor是Elaphant超级节点背后的智囊,他参与亦来云建设已经有大约1年了。现在,他是CR网站的主要开发者。他的超级节点设在欧盟,同时在北美还有第二个。最开始的时候,超级节点将基于云端,但是Wiktor 计划在必要的时候,能快速和其他解决方案整合。

他有足够的经验,能够在另一个资深开发者朋友的帮助下,去运行服务器。Wiktor 打算调整利润分享模型,但是具体的细节还需要进行研究。现在,网页已经处于测试状态,不过目前已可以通过elaphant.org 进行访问。Wiktor 坚信,节点背后的逻辑时积极地对生态系统做贡献。这是Elaphant帮助CR的背后逻辑:“对生态作出贡献,并且亦来云的最终成功会一如既往地成为我们做出所有决定的推动力。”

Northern Lights北极星 *IDEA 成员*

北极星超级节点有来自乌克兰、俄罗斯和白俄罗斯三个国家的成员。北极星打算在位于白俄罗斯他们自己的高效服务器上运行节点。团队的宣言如下:“我们在社交媒体上是很活跃的团体,并且其中很多人都在管理非常知名的电报社群,例如bit.game, fishchain,当然还有亦来云俄罗斯电报群。我们有这些优势,可以更容易地去传播信息,并且帮助亦来云生态体系发展地更快,变得更加去中心化。

“我们会在俄罗斯创建社交媒体,例如推特、medium以及我们自己的网站,从而可以推广超级节点,带入大量的俄罗斯受众,同时也向他们展示亦来云的未来。除了社交媒体,我们也有非常丰富的技术背景,以及有经验的系统技术人员。至于与选民分享奖励,我们不打算特立独行;我们希望与社区保持公平,并遵守平均奖励。我们称自己为北极星,因为每个人见过这个独特的自然现象后,都不会忘记它。我们相信一见钟情,因为亦来云是非常独特的技术。正如北极光一样 —— 惊鸿一瞥,难以忘怀。”

https://twitter.com/NSupernode?s=09

Tyro Lee小黑狼超级节点 *IDEA成员*

小黑狼(Tyro Lee)是亦来云英文和中文电报群的创建人,从第一天开始就一直是活跃的社区成员,他将参与超级节点竞选,并创建了一个网站来推广他的超级节点。

他还将在微信(breathinsmog(小黑狼Tyro Lee))和推特(@elastos_news(亦来云的粉丝))上推广他的超级节点。 小黑狼计划在华为云上托管该节点,现在正构想对投票者的奖励机制。 他的logo代表了一只“向亦来云天空大喊的狼”。 小黑狼认为这代表我们作为一个社区将会是无敌和成功的。以下是小黑狼在其网站上对社区成员所说的内容的摘录,“我从2017年8月开始加入亦来云社区,我在这个项目中经历了很多,我相信亦来云,我将继续支持它。我希望您能投票给我的亦来云超级节点‘TYROLEE’,谢谢您的支持!”

Noderators节点守护者 *已更新*

给力的亦来云电报管理员们已经为亦来云生态组建了一个超级节点群。他们将创建一个专门的网站和一个单独的电报群来推广他们的超级节点。两个超级节点将托管在云端。欲知详情,请访问:

电报群(https://t.me/ElastosNoderators)

Twitter (https://twitter.com/ElaNoderators)

网站 (www.elastosnoderators.org)


以下是该小组关于他们计划的介绍。 “我们是亦来云Noderators!我们是一个由亦来云管理员和团队成员组成的多元化团队,在您的帮助下,我们计划至少运行一个超级节点。我们的团队成员包括:Gandhi,T.I.、C00mbsie、Pmhee555、Austrader、Murph、Multastoy、Michael S、 Dave (reddit上用户名michaeldave25 )、 Aixs (Marcus S)当然还有KP。我们遍布世界各地,如芬兰、南非、美国、澳大利亚、瑞士、荷兰和印尼。如果您在社区中活跃,您可能都认识并跟我们这里的人进行过交流。正如许多人所知,我们是群里最忠实的亦来云粉丝,并且长期以来一直致力于这个社区。我们非常喜欢每天与这个美好的社区互动。无论出现任何问题、疑惑或是仅仅对全新互联网的憧憬,我们都致力于尽最大可能为这个社区提供服务。我们认为,我们对亦来云项目的坚定信念和长期虔诚,以及我们对Cyber Republic的奉献,足以保证我们在运行超级节点时考虑到亦来云社区的最佳利益。Noderators将坚持承诺以去中心、公平和改进智能网络的理念来运行我们的超级节点。通过支持我们,您还能用节点奖励来资助对亦来云生态有益的各种计划。更详细的计划和网站将在稍后公布。我们希望在欧洲或非洲运行一个超级节点,在北美运行另一个超级节点。“

ELA Chat节点

点对点聊天DApp “ELA Chat”背后的团队已经组建了自己的超级节点群。以下是他们对竞选的介绍:“ELA Chat的底层技术就是由亦来云驱动的,我们希望更深度参与亦来云,成为36个超级节点中的一个,为亦来云的长期稳定发展献一份力。团队目前成员有4人,我们想招募更多尘缘参与ELA Chat研发。目前ELA Chat是GitHub的开源项目,大家都可以参与。目前ELA Chat已经实现了DID、Carrier、SPV结合,授权信息给第三方应用,第三方应用可以入驻ELA Chat,这类似微信公众号应用功能。我们想依托节点矿池进行基于ELA Chat上生态项目的研发,提供节点DID和智能合约的服务。我们有考虑会拿出部分节点奖励,去补贴为我们投票的社群朋友,具体细则可以关注我们后续的相关公告。事物的发展都是需要经历曲折的,亦来云也不例外。目前亦来云一直在探索各种方式来获得价值实现,相信不久将来会有更大的突破。”

比特头条Bitett节点

比特头条是中国的区块链媒体。请查看他们的网站www.bitett.com 。以下是他们对竞选的介绍:“比特头条作为亦来云最早的合作伙伴之一,我们一直非常认同亦来云的理念和社区运营方式。在此次DPoS节点竞选过程中,我们希望可以成为36个超级节点之一,在维护网络安全和共识机制的公平性上发挥我们的作用,为亦来云的长期稳定发展献策献力。比特头条节点主要成员共有4名,其中包括运营和开发。在后期DPoS节点经营过程中,我们将根据实际情况招募社区运营成员。我们有考虑会拿出部分节点奖励补贴为我们投票的社群朋友,具体细则可以关注我们后续的相关公告。亦来云的发展理念逐渐被更多的人认可,如果您是亦来云的粉丝,如果您想要为亦来云的发展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那么加入我们并为我们投票,让我们一起见证伟大时刻到来。”

Bit.Game 节点

“BIT.GAME是亦来云在区块链游戏领域的重要布局入口。BIT.GAME此次参选是希望借助竞选活动让更多的亦来云社区的成员能够正确认知区块链游戏对于亦来云生态的正向作用;如果能够当选,那么通过节点获得的收益主要通过希格斯网络为诸多使用ELA的区块链游戏提供连续流动性,其余部分奖励分配给投票支持者。BIT.GAME节点的成员由BIT.GAME的核心团队组成,包括:王玎,BIT.GAME联合创始人,现GAEX.com CEO及HiggsNetwork创始人;孙运动,BIT.GAME联合创始人,现好玩吧游戏分发平台CEO;Sally Gong,原本体(美国)负责人,现HiggsNetwork联合创始人。

感谢社区成员对BIT.GAME的支持,在过去的一年内,全球首家区块链游戏资产交易平台GAEX.com 实现了落地和平稳发展,并籍此与一批优秀的区块链游戏达成深度合作,并引进至亦来云生态。希望大家能多多关注这些游戏项目,无论是投资潜力还是游戏内容,在该领域里都是领先的。”

鱼链节点 FishChain

“亦来云社区应该对ELAfish或FishChain鱼链再熟悉不过了,因为它是最早实现ELA挖矿的区块链游戏之一。”

团队:

眼虫:产品合伙人,毕业于北京大学生命科学院,通证经济“管道模型”提出者,《泡泡鱼》主策划,资深游戏系统和数值策划。

熊鸦:艺术合伙人,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及法国MJM艺术设计学院,《泡泡鱼》艺术总监,善于把握游戏产品的审美趣味。

蝴蝶:技术合伙人,毕业于北京大学数学系,硕士,资深架构师,精通区块链技术和传统互联网技术。

Jacky:执行总监,《泡泡鱼》商务及公关负责人,多年游戏产品运营经验。

Light:运营总监,《泡泡鱼》运营负责人,多年自媒体运营经验。

Hong16:艺术总监,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泡泡鱼》主美。

白头书生:技术总监,服务端及区块链主程,拥有多年大型网络游戏开发及人工智能开发经验。

Jelly:产品总监,客户端主程,拥有多年网页手机游戏及证券交易软件客户端开发经验。

ioeX节点

亦来云生态合作伙伴ioeX最近宣布他们将来作为亦来云DPoS共识的一部分来竞选超级节点。下周周报将提供有关ioeX超级节点的更多细节。

Wefilmchain 电影链

电影链是亦来云的生态合作伙伴,致力于为小型生产商提供去中心化的媒体制作和分销渠道。他们的计划是按照亦来云的推荐规格把超级节点运行在AWS或GCP等云服务上。他们仍在讨论托管两个节点,一个在美国,另一个在加拿大。以下是该团队的介绍:

“电影链是亦来云社区的开发者成员,因此将由合格的开发团队为超级节点提供支持,节点奖励将定期与贡献者分享。团队计划贡献一个开源的解决方案,让整个社区都可以使用,贡献者因此可以得到适当的奖励,并且可以通过简单的方式查看数据。未来可能增加的功能包括,奖励托管音乐或视频文件DApp的参与者。我们重视透明度、创造力和教育,我们与娱乐和内容创作社区建立了紧密的联系,并期待接触这些群体,宣传亦来云生态,这对不断增长的全球市场所具有的深远价值和潜力。”

Elastos Scandinavia亦来云斯堪的纳维亚节点 *IDEA 成员*

这个团队是来自斯堪的纳维亚地区(北欧)。请查看他们的电报频道(@elascand),不久他们的网站Elastosscandinavia.org也将建好。其中一名团队成员为我们提供了一份任务说明:

“我们希望通过与高技能的人才合作并运行超级节点,他们身在有稳定基础设施构架的国家,利用我们在瑞典的服务器为亦来云提供更高的稳定性、多样性和速度。我们将会有一位经验丰富的系统管理员加入我们的团队。 亦来云斯堪的纳维亚节点计划把成本尽可能地保持在低位,但要确保节点运行地质量。 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将可以一直保持收支平衡,保证超级节点处于活跃状态,并为社区提供更高的回报。 首先,奖励将用于支付运行超级节点的费用。  然后,为了证明我们的质量,我们计划在运行开始时向社区发放大部分(或全部)的奖励。通过这种方式,我们一开始将放弃收取劳务费,直到亦来云社区成员对斯堪的那维亚亦来云超级节点建立了信任并深信它是一个有质量的超级节点。”

该团队主要是由开发人员和具有电子、嵌入式系统和测量/控制系统背景的成员所组成。

Enter Elastos 走进亦来云节点*IDEA 成员*

走进亦来云是一个由Cyber Republic的专职成员组成的超级节点矿池,其成员包括Michael S.、Chris Mac、Chinicci、Dexter、KenNinja和Jeremy G。他们在整个社区都很有名。团队最初由五名成员组成,现在迅速发展为十二名成员,因为“我们发现可以一起构建一些非常棒的东西。”

他们的任务是运行三个超级节点(Supernode – 简称SN),并具有非常公平的奖励分配机制和高度竞争力的分配模式,其主要目的是以可持续的方式为生态系统做出贡献。

这三个SN将以太阳系中三个最大的卫星命名为木卫四 (Callisto), 木卫三个(Ganymede) 和 土卫六 (Titan),并且每个节点将在不同的大陆运行,因为该团队是由几个国家的成员组成:美国、摩洛哥、新西兰、英国、德国和比利时。这将能确保超级节点的分配去中心化。在开发给团队成员和潜在选民的奖励简化支付脚本方面,将由经验丰富的编码员和程序员负责此代码,并确保100%通过智能合约和脚本来完成。他们也正在考虑使用Peter Strauss所开发的开源脚本。此外,著名的CR成员Micheal S.要建立一个个人超级节点(IDEA成员) ,他希望能在他的家乡德克萨斯州休斯顿为DPoS共识做出贡献。

https://t.me/EnterElastos

意大利Vitruvian 节点 *IDEA成员*

这是一个由10位亦来云爱好者所组成的团队,并正在寻找一个基于意大利的超级节点矿池。 超级节点将由该团队成员之一家里的服务器来运行。该团队成员之一,Damiano, 解释了团队将如何分配奖励给选民:”我们的矿池有10位参与者,所有的参与者都有不同的配额。 因此,每个决策将依据条目的百分比进行划分。 我们的策略会有很大的变化。宗旨是以最适当的方式分配奖励给选民。”

该团队计划使用一个开源解决方案,以便整个社区都可以使用该解决方案。Damiano在社交媒体上非常活跃,并负责管理由2万多位成员组成的团队。他也是亦来云意大利社区的管理员。 随着他拥有活跃渠道和社交能力,该团队对于他能有效地促进其超级节点感到非常有信心。这个团队优先考虑与社区成员之间的透明度和沟通,并希望能够把最佳利益带给Cyber Republic生态系统。请关注他们的推特账号 https://twitter.com/VitruvianNode

野草莓节点 The Wild Strawberries Node *IDEA成员*

这是一个由12名成员组成的多元化团体,希望在美国运行三个节点。他们的其他成员来自法国、荷兰、英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

该团队指出,”我们打算建立云端服务器。 我们的奖励起初将将分配60%给选民,然后将遵循像亦来云一样的通货膨胀模式。经过一段的增长过程后,我们将削减我们的DPoS份额,以创建一个CR任务基金。”

该团队将通过创建一个网站以及各种社交媒体渠道来宣传他们的节点矿池。 这是他们的使命宣言:

“野草莓”节点的目标是通过各种方式来开发和连接亦来云生态系统。 像野生草莓一样,我们计划在在世界各地成长和发展,无论技术或社交,因为我们认为这两个元素对于工作的弹性和网络的演变是必要的。 我们想分享我们对Cyber Republic未来的展望。 我们的愿景是狂野的,像我们一样狂野。我们的愿景是Cyber Republic能接收我们的劳动成果:野草莓,一个在无国界社区中野蛮生长的美味的果实。 我们已经做好准备进行演讲、教育、参与、编写代码、建立想法、帮助现有的商业并创造新的企业; 我们将通过我们的核心价值观让每个人都品尝到成功的味道。”

野草莓超级节点的6个价值观:

同理心: 真挚的人类互动;

勇敢:结果来自试错;

耐心:因为欲速则不达;

社区: 只有协同合作才能创造伟大;

稳定: 安全的网络,强大的团队;

公开: 因为透明才能产生信任。

请关注野草莓超级节点的官方社交媒体:Website : https://strawberrysupernodes.com/

E-mail : Strawberrysupernodes@gmail.com

Twitter: https://twitter.com/Wild_Supernodes

Telegram: https://t.me/WildStrawberrySupernodes

TI’s ELA News Supernode TI的ELA新闻超级节点

我们电报社区自己的管理员“T.I.”也希望运行自己的超级节点。他将在像AWS这类的云服务系统上运行超级节点。也许您不知道,T.I.是ELA新闻网站的唯一负责人,并且非常热衷于将他的时间献给社区。

T.I. 这是关于奖励的说法:“ELA新闻网一直由我自己运行和维护的而没有任何额外资金。因为我自己没有那么多时间,我希望通过超级节点奖励的资金用来扩展ELA新闻。 但是,我希望根据市场开支分配奖励——或者可能稍微分一些——以涵盖运行节点和同时扩展ELA新闻网的费用。 ELA新闻网有一个专门的读者群,我希望读者们能支持我的愿景”。

他还希望有一个开源脚本,让社区成员都可以用它来向选民分发奖励。他将有一个关于DPoS的ELA新闻专门页面,他的超级节点将通过ELA新闻推特号进行宣传。

T.I.最后说道:“我希望ELA新闻成为社区最好的资源,让大家了解亦来云的一切。

请务必关注我们的Twitter页面:twitter.com/elanewsnet并继续阅读elanews.net。T.I.敬上“

DMA’s Supernode DMA的超级节点*已更新*

您可以在此处查看详细信息:

“我们认为拥有技术背景或拥有非常强大的技术支持非常重要。 硬件要求看起来并不太复杂,但服务质量对于保持节点正常运行非常重要。 我的团队成员认为他们绝对有能力做到这一点,因为他们无论何时都在我们的云服务器上工作,并且能够及时快速地监控和解决问题。 这使我确信,我们有自信良好地运行一个节点。

“我们不想只运行选举产生的节点并自己获利。它必须是可分享的。因此,该计划既简单又直接:定期与所有贡献者分享收入。为了使共享完全公平,我们可以编写脚本将奖励计划放在代码中,让人们信任代码,而不是人。

我们还需要创建一些工具,让每个贡献者轻松查看数据。激励模型可以基于多个因素来设计。由于我们是构建DMA的团队,因此我们拥有非常强大的技术背景来构建这样的脚本并在合理的条件下运行它。否则,我们不仅会失去节点,还会失去一个重要的生态系统贡献者的声誉。

最后一点是,节点服务应该是可扩展的。我们可以在节点后面的服务器上添加更多的增值服务。例如,可能存在个人云盘服务、基于DMA的扩展业务存根服务等。它可以持续地工作于团队可提供的基本节点服务。如果有需要,所有这些服务都可以由任何选定的节点托管。收入可以与基本节点服务收入相结合。因此,运行这种增值服务的收益将是节点支持者和贡献者的额外奖励。

“当然,利润分享计划将放在代码中。 这是在节点周围引入更多服务并让生态系统应用程序增长的方式,让每个支持者都能从这种经济增长中受益。 我想与社区分享这些想法。 我相信这也可以成为其他参与者考虑的要点。“

该团队将通过所有适当的社交媒体渠道与社区联系,并可能为其团队的候选者创建一个网站。 如果对他们有兴趣,也会邀请社区成员加入他们的节点。

您可以通过supernode@elastosdma.org 与团队联系。

CR论坛话题精选

YY整理编译

我们总结了本周的一些热门话题:

IDEA-国际去中心化亦来云联盟

我们的CR社区成员”chinicci007″创建了一个主题来介绍此联盟的背景和目的。这是一群相信去中心化理念的人,通过创建这个联盟,他们想通过在五大洲和至少20个国家运行超级节点来加强亦来云 DPoS网络。 IDEA作为联盟的使命包括激励人们通过自己的团队创建自己的节点,提高质量,培养Cyber Republic成员之间长期关系,并架起东西方超级节点之间的桥梁。 同时,我们的CR筹备委员会成员张烽(”summer98″)也认为,联盟的正确方向应该是彼此之间如何更好地为超级节点做好准备,保持区块链的可信度、开放性和透明度。 如果您想了解更多有关IDEA团队的信息,请点击以下链接:

https://forum.cyberrepublic.org/t/idea-the-international-decentralized-elastos-alliance/970/4

新的亦来云基金会团队:开发者体验团队(DX)

如果您已经阅读了我们上周的CR周报,您可能已经知道,这个新团队是由四位来自我们CR社区中知名的领导和开发者组成的,他们是: Donny Bullers、Jimmy Lipham、Martin Knight和Kiran Pachhai。DX团队是一个新成立的亦来云基金会(EF)团队,将集中开发者的经验,包括吸引,转化和留存开发者。 亦来云和Cyber Republic社区成员很清楚地意识到开发者才是成功的关键,故此亦来云基金会决定尽全力吸引他们。如果您对此主题感兴趣,请阅读以下链接的文章:

https://link.medium.com/ci7s4TqFIV 。另外,您也可以点击以下的主题链接:

https://forum.cyberrepublic.org/t/new-elastos-foundation-team-developer-experience-team-dx/977

Hyper Messenger发布 iOS Beta版本

如您所知,Hyper Messenger是一个易于使用、直观和点对点的聊天应用程序,并由亦来云提供支持。 在2019年1月发布Android Beta版本之后,Peter Strauss创建了该主题宣布iOS Beta版本已经可以使用! 您可以从以下的链接下载该应用程序。  请注意,您需要下载Apple TestFlight应用程序更新:https://testflight.apple.com/join/skojiwxw

如果您使用的是Apple设备,请通过下载DApp并为这个主题点赞来表达您的支持:

https://forum.cyberrepublic.org/t/hyper-messenger-ios-beta-available/987

DApp点子

这并不是一个新的话题。但我们再次探讨此主题是因为社区成员在论坛上发布了几个新的dApp点子。 一些有趣的DApp点子包括:去中心化的专业翻译平台,以激励更多优秀的专业翻译者参与,去中心化的空气质量以及创建一个多人游戏,多个人可以相互竞争,并有选择用他们的加密资产作为押注。 如果您喜欢他们的点子,或者您有自己的好点子与我们分享,请访问以下链接:

https://forum.cyberrepublic.org/t/dapp-idea-thread/342/14

Cyber Republic的角色(共识机制/节点/委员会)

我们在之前的CR周报中强调了这一个主题。 CR社区成员正在积极回应此主题,其讨论的重要话题包括是否CR委员会成员已经有人选以及成为一位委员会成员的要求。Clarence Liu侧回应说,这一个进程尚未公布,而选举应该向公众开放。 社区成员的另一个问题是谁是12CRC超级节点,以及有关他们的信息是否会被公开。 Kiran Pachhai回应说,12CRC超级节点是由筹备委员会成员管理的,特别是目前由朱凤所领导的秘书处团队。 如果您对此主题感兴趣,请点击以下链接:

https://forum.cyberrepublic.org/t/roles-of-cyber-republic-concensus-nodes-council/553/5

话题精选

查看这些热门话题,看看您是否有任何可以贡献的内容,或者纯粹表达您的一些想法,让论坛成为一个充满活力的社区。

热门新话题

IDEA-国际去中心化亦来云联盟

https://forum.cyberrepublic.org/t/idea-the-international-decentralized-elastos-alliance/970/4

新的亦来云基金会团队:开发者体验团队(DX)

https://forum.cyberrepublic.org/t/new-elastos-foundation-team-developer-experience-team-dx/977

Hyper Messenger发布 iOS Beta版本

https://forum.cyberrepublic.org/t/hyper-messenger-ios-beta-available/987

DApp点子

https://forum.cyberrepublic.org/t/dapp-idea-thread/342/14

Cyber Republic的角色(共识机制/节点/委员会)

https://forum.cyberrepublic.org/t/roles-of-cyber-republic-concensus-nodes-council/553/5

热门活动主题(根据浏览量和回复数量)

Hyper.im – 点对点的即时通信DApp

https://forum.cyberrepublic.org/t/hyper-im-peer-to-peer-instant-messenger/289

亦来云和 Cyber Republic 的营销与知名度

https://forum.cyberrepublic.org/t/marketing-awareness-of-elastos-the-cyber-republic/102/8

与陈榕两周一次的直播会谈

https://forum.cyberrepublic.org/t/bi-weekly-livestream-with-rong-chen/107/7

超级节点矿池招募和问答环节

https://forum.cyberrepublic.org/t/supernode-pool-recruitment-and-q-a/648/25

Hyper.im – Beta 版已推出

https://forum.cyberrepublic.org/t/hyper-im-beta-now-available/348/15

DApp点子

https://forum.cyberrepublic.org/t/dapp-idea-thread/342/12

DPoS节点的选民奖励支付脚本

https://forum.cyberrepublic.org/t/voter-reward-payout-script-for-dpos-nodes/753/13

本周社区亮点:

Houston Supernode 在推特上发布了这个关于亦来云的信息图表

国际社区活动

中文社区

整理编译:Joel

中文社区活动
描述链接
亦来云社区竞选DPoS超级节点汇总https://mp.weixin.qq.com/s/jgj7aFV18ghFcCofmfW06Q
亦来云河北社区宣布竞选超级节点http://elastosnews.com/?p=5133
亦来云战略合作伙伴Shijiu-TV 正式宣布竞选DPoS超级节点http://elastosnews.com/?p=5108
ELAruolan超级节点竞选联盟网站上线http://elastosnews.com/?p=5121
亦来云联合创始人韩锋宣布竞选超级节点http://elastosnews.com/?p=5115
亦来Talk ▏亦来云AUXPoW+DPoS共识协议https://mp.weixin.qq.com/s/i0IOEJuwqH6cJ4p-mfRryg

亦来云的生态应用负责人宋世军在哈希社群进行分享,讲到了大象钱包对亦来云生态的重要性。大象钱包里有亦来云的 DID,并帮助用户管理他们的DID。

大象钱包利用DID让用户能在不同的应用上转移数据和资产。这些资产不只是通证,也可以是电子书、音乐、视频等,以及你个人的各种使用记录和消费记录。通过大象钱包可与电视盒、海外应用和哈希的App联动。大象钱包目前在谈一些电商和保险,用户可以通过大象钱包进入保险页面可以获得免费保险。现在已经达到限额,但这示范了大象钱包的功能。

大象钱包将会跟哈希未来合作,让他们的产品也入驻到钱包的发现栏目里面。

采访:Kenneth K.

YY整理撰写

你可以介绍一下自己和你的背景吗? 你的工作是什么?

我有一个非常多元的背景。说到与CR最相关的背景,我是一名专业的作家和摄影师/摄像师。  我从事多份职业,如医生和巡回舞蹈运动教练,还有杂技特训、跑酷和武术的背景。我也在所有从事的职业中参加比赛并获得许多奖项和表彰。

我想在某种程度上,作为CR新闻和社交媒体团队的领导者,是我所从事的另一个职业—— 尽管迄今为止没有获得任何奖项。

你是如何接触到亦来云的?你是如何联系到亦来云的团队呢? 是什么让你如此渴望加入Cyber Republic的生态系统?

自2016年起,我就已经开始接触区块链了,而且我是NEO/“小蚁”的忠实粉丝。 亦来云宣布与NEO联合,所以我当然要去研究它。  像NEO一样,亦来云的范围也很广而复杂,但由于我已经是区块链与IoT、数字资产以及平台项目的粉丝,亦来云对我来说是无可抗拒的。

无论如何,我很难做到对我感兴趣的事物只是旁观而不参与它的发展。  我一直关注尖端科技发展,而Cyber Republic实际上与我撰写的一本小说中发展出来的点子非常相似——一个去中心化的政府概念贯穿整部小说。当陈榕宣布Cyber Republic时,我觉得他完全是”偷”了我的想法。

你是CR新闻和社交媒体团队的领导。 你能否与我们分享更多有关你的团队结构和成员,以及团队是如何成长的?

当时KP在组织编写第一份周报,,,并要求社区提供帮助,我就承担起这项职责。  我说我可以帮助他,”但我需要一个团队,因为自己没有足够的时间亲力亲为。”

在很短的时间内,虽然我们招募了几位作家、研究人员和社区领袖到我们的团队,但随之而来的工作量也持续增长。

我在每个方面的追求都很积极,所以我想我的愿景比我们团队(或资金)的增长速度来得更快也不足为奇。不论付出多少时间或是资金,我都禁不住要将每件事情尽全力做好,在一开始我本应该意识到这一点。 尽管我们有高质量的内容,但也很快地意识到需要对这些内容进行全面的报道,所以我们创建了一个社交媒体团队来进行宣传工作。

在这一点上,我基本上做CR新闻和社交媒体的全职工作,另外也有3到4人和我一样全职工作。  在短短的几个月内,我们已经扩展成为由20人组成的团队。

我对自己与团队目前为止所取得的成就感到非常自豪。

自去年10月以来,CR周报从未间断。 这是一个惊人的进展,毕竟团队是新的,而CR仍然处于Alpha版本。 在今年8月正式推出CR时,你预见这个团队的角色和价值观会给社区带来什么变化?

我想做更多。 从我的背景经验来看,我知道呈现方式、教育和积极的存在在任何的行业都极为重要。这个世界总是为抓住机会的人准备的,实际上只有少数人有动力去承担重任。

CR也不例外。  有了一个强大的社区,我们可以实现任何梦想。为了我们团队的未来,我想要成立一个营销团队,而不仅仅是一个社交媒体团队。当然我也想要一个媒体团队,因为我有专业的媒体背景并知道它的价值——优质的图像与产品将直接影响消费者的心态。

我想要一个艺术家和大使团队。  我想要一个教育工作者和内容创作者的团队。  我想要成立一个值得被称作是”新闻”的网络,让我们成为所有加密爱好者以及主流媒体获得的加密信息的重要渠道。

毫无疑问的是,我也希望这个团队将获得可持续性的收入模式。随着团队推动亦来云在公众眼中的价值不断提升,我们在”现实世界”中也应该有一个可持续性的商业模式。我们想要通过广告收入、商店整合、付费功能、赞助,甚至通过创建新闻团队超级节点,来为我们的团队筹集资金。

我可以继续分享下去,从设计师和图形艺术家、网站流量和数据分析师、播客、动画师到漫画艺术家,我相信我们的团队在新型互联网时代的趋势是不可阻挡的。我想把我们的团队带到公众影响力的最前沿。

当完整的CR在8月份推出时,我们希望社区成员可以看到我们所贡献的价值。

你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时间和人力资源。我已经拥有这些愿景。 但要完成这些愿景,我需要帮助;我需要有技能的人才加入团队。  但是,对于我所获得的这些技能,我需要支付他们,因此,我需要资金。 这是一个永无止境的斗争,证明我们有能力,并寻求资金以继续支撑我们已经提供具有影响力的作品。

我相信,当人们处于被需要的状态时,他们是最有效率的;而当人数过多时,就会造成人力浪费。。 有了这种信念,我一直期望更多地被需要。  我想要更多的时间,更多的资金,更多的人力,因为当任何人有了太多,这意味着这个人根本没有一个愿景促使他明确地知道下一步该去哪里或可以做些什么。

既然增长是无限制地,所以我最大的挑战始终离不开这个问题,即”在没有足够__x__的情况下,我要如何让梦想成真,而我如何获得更多的__x__?”当然驱动力是重要的。俗话说不进则退,你在过去积累的动力将使未来的进展更快。

最终,我相信这个挑战将来不会扩展到做更多的事情,或者获得更多的关注上,而会是如何合乎道德地做事。 我毫不怀疑,我们的影响力将会逐步增长,因此,我们所承担的责任也将会随之增大。

你在CR论坛中非常活跃——创建了一些值得参与讨论的重要话题,例如提议为React Native 团队提供资助、为DPoS选举寻找候选人相关资料,以及深入探讨其它有可能成为亦来云区块链侧链的加密项目。 你试图通过这些举措达成什么目标,而它们将如何以积极的方式影响社区?

我真的不认为自己在论坛和聊天组中非常活跃。这是因为我花大部分时间在进行组织,委派和规划。我的论坛和聊天参与的目标通常是播下话题的种子,并希望相关讨论会增长。我尝试提供想法和最初的推动来供其他人来完善和完成。但由于我对生活中其他领域,以及对CR新闻和社交媒体团队的投入,我只有很少的时间来参与讨论。不过“少就是多”,影响并不依赖于数量。

对你而言,如果可以使用1到10的分数(其中1=最低,10=最高)来描述你对当前团队绩效的满意程度,你会打多少分?是为什么?你想在未来的12个月内从你的团队看到怎么样的重大变化/改进/成就?

我对我的团队非常满意。  我无法要求一个更加专注的团队。  我给9分是因为总会有更高水平的表现。

让遗憾的是,我无法根据团队成员创造的价值来支付他们。由于资源有限,我还不能开放其他社区成员加入我们的团队。但我相信,随着我们取得更多的成就,获取更多的”工作量证明”,我们将获得社区的关注和支持。我们现在是观察Cyber Republic的眼睛,但我们也想成为它的声音,向世界各地进行宣传。我们将会是CR最强大的声音,并能够改变这个新型互联网的方向。

在十二个月内,我想象我们将成为一个行业资源,具有与coinmarketcap类似的效果。 现在,coinmarketcap是亦来云网站的领先推荐渠道。  反过来,亦来云是Cyber Republic的主要推荐渠道。 我们的目标是专门为Cyber Republic也为普适地加密货币和技术创建一个新闻网站,让它成为直接进入Cyber Republic(和亦来云)的主要门户。

当8月左右推出完整的CR时,我们希望成为CR里最有影响力的基层社区组织。  我们目前需要获得社区地信任,而在社区成员能够更了解我们是谁和有什么能力之后,我们深信我们的影响力将使整个生态系统受益,并毫无疑问地成为这个生态系统中最重要的齿轮之一。

最后,你能否分享一个关于你自己的有趣事实,单从你的外貌看不出来的那种?

哦,“奇葩“的事情太多了,我可以分享的是——作为一名不断巡演的钢管舞表演者,我有大约20,000的粉丝。在这个领域,虽然不算是很多(也不少),但足以让我前往任何我想去的国家,也可以获得报酬,这也是我可以分享的最酷事情之一。

术语:

亦来云 Hive Cluster:基于IPFS集群的分布式文件存储服务。 欲获得更多信息请查阅:https://blog.cyberrepublic.org/2019/02/19/weekly-report-february-18-2019/

亦来云 React Native:用于开发dapps的Javascript框架,类似于Trinity的Ionic框架,但是原生于Android和iOS。 欲获得更多信息请查阅:

亦来云侧链:利用与主链并行区块链的扩容方案,以减少主链上的交易拥堵。欲获得更多信息请查阅:

亦来云私密网络:亦来云区块链和侧链的个人开发人员环境,用以在本地测试应用程序。

亦来云Runtime:一个供代码运行的环境,如同指导数字资产在区块链这个全新世界上运行的百科全书或资料库。

DPoS:委托权益证明是一种达成共识的机制,其中特定的机器(代表)是可信的,被赋予了验证交易的权限。这些代表由社区投票选出。

亦来云 DID:  亦来云的一条侧链,它可以与其它亦来云上的侧链结合。其主要功能是为用户提供独特的身份识别符,并且将用户的数据以安全、去中心化和简便的方式存储在区块链上。

联合挖矿: 在不耗费额外资源的情况下同时对两条区块链进行挖矿。这使得较小的那条区块链借助于较大的区块链的哈希算力提升了安全性。在亦来云的案例中,较大的那条区块链是比特币区块链。

DDoS攻击: 分布式拒绝服务—一种通过灌入多源头的恶意流量对网络服务造成功能瘫痪的攻击。

如对 Cyber Republic 有任何疑惑、问题和建议(或赞赏),欢迎留下您的意见。

加入我们
TelegramReddit
GitHubYoutube
DiscordInstagram
TwitterLinkedIn
FacebookMed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