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新任CR筹备委员会委员 Nicola Zimmerman

作者:Ken

Nicola,恭喜!对于那些没有听过这个消息的人,你能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们所有人都如此兴奋吗?对于那些可能不熟悉Cyber Republic的人,请告诉我们您的身份以及为CR做出的贡献。

 首先,我要感谢整个社区和亦来云基金会的信任和支持。我很荣幸被任命为CR筹备委员会成员,我将尽最大努力履行我的新职责,继续与社区保持密切联系。

我从一开始就参与了亦来云国际社区的建设。没过多久我就了解了亦来云的重要性,但是我还是花了一段时间来理解亦来云将如何解决我们今天使用的互联网存在的痛点。

我于2018年2月开始作为亦来云的贡献者,成为了官方电报群的管理员以及Reddit的主持。然后我的参与更加深入,我开始以其他方式做出贡献——从翻译到撰写关于亦来云的文章,最后,在2019年1月,我被亦来云基金会任命为社区经理。

在这段时间里,我目睹了CR从一个单纯的想法发展到现在的状态。自成立以来已近一年,我们作为一个社区迄今取得的成就令人印象深刻。但是,我们不能忘记,我们仍然需要一个漫长的旅程,因为我们仍在建立一个完全去中心化和自主运作的CR。接下来的几个月对筹备CR的选举至关重要,我很高兴能够参与其中。

对于那些可能不知道的人,您能否描述一下这个筹备委员会委员的角色以及它的目的是什么?

CR委员会在“Cyber Republic共识”(CRC)中发挥着决定性作用。我们目前正准备发布CRC白皮书,里面会详细描述委员会成员的权利和义务。

总之,筹备委员会的目的是为即将到来的权力下放和选举做好准备,这些选举将在区块链全面实施CRC后进行。

发展社区至关重要,这样才能为即将举行的选举提供足够的合适候选人。同样重要的是,要注意筹备委员会不能自己完成所有事情,它同样要依靠来自社区的好建议。

这对您个人和社区意味着什么?这将如何改变CR的运作方式?何时完全实施这些改变?

Cyber Republic仍然以与上周相同的方式运作。改变的是筹备委员会的组成,目前已生效。这是我们第一次有一位西方社区成员担当CR的决策者。这是去中心化CR的一个重要里程碑,西方社区终于在委员会中有了直接代表,这是近来社区经常提出的诉求。

鉴于您在此过渡期间的独特地位,您对Cyber​​ Republic的未来有何看法并且您希望实施哪些变化?

值得注意的是,单个筹备委员会成员是不能自行做出任何决定和变更的。只能与整个筹备委员会达成共识后才能做出决定。

我希望作为一位西方社区成员,我能够向委员会提供另一种视角。作为瑞士人,我对民主制度非常熟悉——它的好处和缺点。找到折中与平衡而不仅仅是遵循多数人的观点,这也是我们政治制度的本质,我希望能够将这种文化带给CR。

我计划改变的一件事是将更多的建议提升位提案来供筹备委员会投票。这并不意味着会接受和资助更多的建议,但我认为委员会投票通过更多建议非常重要。这使社区更清楚地了解了CR委员会愿意接受哪种提案以及为什么某些提案被拒绝了。

是否会通过您提高委员会对社区的透明度和沟通效率?您计划在这方面增添什么样的改变举措?

肯定会改善与西方社区的沟通。每个人都可以通过电报(@Gandhi13),Twitter(@GandhiELA)联系我,或者可以给我发电子邮件(nicola@cyberrepublic.org)。

我计划让筹备委员会和秘书处更好地使用CR的博客。我会让社区了解我的计划。如果您对如何改善社区与筹备委员会之间的沟通有具体的想法或建议,请告诉我。 

您觉得跟其它的委员会成员沟通会有困难吗? 您打算如何弥合语言和文化差距?

与远程团队合作时,沟通始终是一项艰巨的挑战,尤其是当团队成员不会说同一种语言时。在过去的一年半的时间里,我学到了很多关于中国文化和工作方式的知识,我相信我们可以克服任何挑战。我们可以让翻译参加会议,以确保没有误解,每个人都可以分享他的意见和理由。 

最后,您希望社区了解哪些有关委员会的事情,以及这些事情为什么要按既有方式完成的原因?它可能是鲜为人知的事实,或者,在您成为管理员这么长时间里,需要不断回答的问题。

我要强调的一点是,筹备委员会无法获得为CR预留的1630万ELA。这些资金只有在社区正式选举产生的委员会和CR共识到位后才能被使用。

在CRC白皮书中,将详细解释每年可以使用多少ELA以及如何控制资金。我还想重申,委员会要依靠社区的建议和反馈。如果您有好的想法,请不要犹豫,将它们变成正式的建议。如果你不能自己执行它们并且不认识任何人,您可以随时联系我,我们可以一起寻找团队。

非常感谢您给我机会表达我对CR的看法、愿景和思考,我也非常感谢整个社区。我非常感激在过去一年半里得到的支持,我将确保尽我所能地为你们发声。